全国版 安徽省 北京市 重庆市 福建省 贵州省 广东省 广西省 甘肃省 河北省 湖南省 河南省 海南省 黑龙江 湖北省 吉林省
江苏省 江西省 辽宁省 内蒙古 宁夏区 青海省 山西省 山东省 四川省 上海市 陕西省 天津市 新疆区 西藏区 云南省 浙江省
 体育 频道

魔鬼大松理念过时了吗? 新时期郎平对“三从一大”有了如此突破

报纸网 |发布: 2018-10-23 14:57|点击: 103|来自: 腾讯体育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女排在主帅大松博文的带领下异军突起,连续在世界大赛中夺冠,创造了属于她们的时代。
  之后,冠军教头大松博文三次访华,将魔鬼训练深深植入到中国土壤中。这其中发扬出的“三从一大”理念更是引领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体育人。中国女排“五连冠”的时代,当女排姑娘们在漳州训练基地的竹棚里滚着泥浆、拼得满身伤痕时,这里面多多少少有着大松博文传递的影子。
  现在的女排,在有着国际化视野的郎平带领下,有了更加科学化的训练体系,也有了更加针对性的训练内容。可几十年前,在大松博文训练中诞生的严格要求、团结协作、顽强拼搏的女排精神,依然深深植入在这个队伍中,成为多年来女排姑娘们不可或缺的气质。
  就如丁霞在与意大利半决赛前,因为一次二号位进攻的保护上出现失误,郎导要求她在场边“救滚球”10次,丁霞不但进行了翻滚练习,还足足练习了30多次……
  这是女排精神的根,也是她们的灵魂。

  大松博文的奇迹
  一名纺织厂采购经理的排球奇迹
  在长达几十年时间里,日本女排主教练大松博文的名字都和“魔鬼训练”、“东洋魔女”这样的词汇写在一起。日本排球的历史里,他们早早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但其实,在成为一名教练前,大松博文只不过是个毫无名气的普通人。他和排球唯一的关系仅仅是在中学时打过排球,他本身的职业竟然是日本贝冢纺织厂的一名原料采购经理。
  奇迹的大门在1952年被打开——29岁的大松博文在工作的日本贝冢纺织厂开启了执教生涯,他从1242名女工里选出了16人,组成了厂里的业余女排队。大松博文给她们制定了严格的训练日程,每天下午下班后她们都会练至深夜,一周练习六天。
  没有人知道大松博文到底这么拼是为了什么,训练的房间外,除了排球重重扣在地上的声音,有时候还会听见女工的抽泣声。直到三年后,当贝冢队一举夺得日本企业排球赛、全日本综合排球赛和日本国家体育赛的三项桂冠后,大松博文的“魔力”才开始渐渐被人了解。
  大松博文和队员们
  1964年8月的英国《世界体育》月刊上,一篇题为《为尊严所驱使》的报道描绘了大松博文在纺织厂时的训练细节。文章中有段这样写道:
  “一个大个子姑娘跑上来一下子冲过了头,肩膀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她一瘸一瘸地回到墙根时痛苦地弯着腰。另一个姑娘摔倒在地上,脚踝在一条铁板凳上碰了个大口子,她精疲力竭地回到墙根时哭了。这时,无动于衷的大松发出讽刺:‘如果你觉得回家和母亲在一起好些的话,那你就走罢!我们这里不要你。’”
  成功的秘诀看起来很简单,或许就是——冷血、严厉、玩命。后来,这些衍生出了更为正式的叫法——“三从一大”,从难、从严、从实战出发,大运动量。一个让人惊叹的细节是,大松博文在训练时总会在边上放上一个桶,因为队员们总会被他练吐。队员们对他充满了畏惧,称他为“魔鬼大松”。
  之后,大松博文以日纺贝冢队为班底,组建了日本女排国家队。1960年第三届女排世锦赛,就是这些以纺织工人为主的队员们获得亚军,可大松博文还不满意。他甚至撕碎了奖状,说球队的目标只是冠军。于是,1962年莫斯科举行的第四届女排世锦赛,大松博文带队复仇卫冕冠军前苏联获得冠军;两年后的日本东京,被称为“东洋魔女”的她们再次站在了奥运会的冠军领奖台。
  大松博文在日本女排东京奥运夺冠后脱口而出的话,如今听起来依然霸气十足——“既然要当世界之最,就必须进行世界上最严格的训练。”
  周总理:请你把大松精神移植到训练中
  1964年6月,大松博文带领日本女排来华进行访问比赛。
  下午五点到达北京的她们,在晚上又看了《东方红》的演出,演出时间长达两、三个小时。按照常理看完演出应该回到宾馆的她们,却在晚上十一点准时出现在了北京体育馆内。
  大松博文站在了网的一边,他的旁边摆着一筐球。助手不停给他递球,他就连续不断从各个方位挥臂发球,而他的队员们则翻滚着救球。当时有人在一旁计时统计过,截止凌晨一点左右,仅3号谷田绢子一人就摔救了130次。大松博文的发球“连珠炮”一般,队员们已经累得趴在地上,他的球还是连续不断,甚至砸在队员身上。有的队员嗷嗷大叫,更有的嚎啕大哭起来。
  可就是这样的魔鬼般训练,让身材矮小的日本女排打破了东欧列强的垄断,第三届世锦赛她们连胜捷克和波兰获得亚军,第四届世锦赛干脆只输给前苏联一局,其他都是3-0的完胜。在1964年东京奥运夺冠后,日本女排自1962年以来已经整整取得了170场国际比赛的全胜,全部比赛共打了513局,日本女排胜510局、仅负3局——要知道,几年前日本女排第一次访华时,三战皆墨,甚至打不过北京队和上海队。
  这种独特训练方法带来的进步惊动了时任国家体委主任的贺龙元帅,在现场观看后,贺龙就向周总理表达了请大松博文来国内训练排球的想法,也得到了总理的支持。周总理这样评价日本女排的训练,“日本队训练时比打比赛还累,练习时难度这样大,比赛时就容易了。人家训练的每一手段都有实际意义。训练超过实战需要,比赛就能过硬。”
  于是,第二年四月,当大松博文再度来华的时候,国家体委抽调了山东、辽宁等四个队的男女排队员跟随他进行训练。没练几天,队员们就出现了剧烈反应,部分队员甚至不能坚持,退出了训练。大松博文从不“守时”,经常加练到午夜时分。一开始的训练时间是到晚上10点,后来变成晚上12点,最后又变成凌晨。大家经常呕吐,浑身疼,甚至出现了血尿的症状。
  那年“五一”,周总理邀请大松夫妇到人民大会堂参加宴会。周总理询问起女排训练情况时,大松博文毫不客气地说:“我正在训练的中国选手,连我们日本女排一半的训练量都不到。”周总理严肃地说:“请你把大松精神移植到训练中。”
  自此之后,“三从一大”的训练方针就彻底被衍生到中国女排的训练里——从难、从严、从实战出发,大运动量。而后的成绩证明,这样的训练方法也的确是卓有成效的。
  夺冠后队员将大松博文高高举起
  大松博文理念在中国女排的延续
  毫不夸张地说,中国女排在之后取得“五连冠”这样的辉煌战绩,和大松博文当初留下的“财富”息息相关。
  上世纪七十年代,漳州训练基地和郴州训练基地先后建成,彼时的“竹棚”场地看起来简陋无比。1976年,时任女排主教练的袁伟民带领中国女排来到这里集训,潮湿的泥地上,传承了“大松精神”的袁伟民,让姑娘们就在这样的场地里翻滚接球。姑娘们的身上,满是泥巴和汗水,甚至混杂着血水,可是姑娘们却都一声不吭。
  竹棚里后来铺上了地板,但因为没有刷漆到处都是刺,姑娘们训练的时候往往身上扎满了刺。当初国家队的周晓兰回忆说:“一天的训练完,我们就开始相互拔刺,并乐着比谁身上的刺儿多。”
  上世纪70年代到90年代担任漳州女排训练基地主任的钟家琪见证了这一切,他说,那时候的女排姑娘们通过高强度、大密度的训练,不断突破体能极限,提升专业的水平。
  “教练规定,每个女排队员一个上午要发好100个球,扣好200个球,垫好300个球……所有这些都是有指标的,必须要高质量完成,没有完成就不准吃饭。”
  老女排姑娘们一边喊着“苦练三五年,打败日本南朝鲜(韩国)”的口号,一边在泥地里翻滚。就这样,她们慢慢走向了世界之巅。从1981年到1986年,她们创造了“五连冠”的辉煌,这成绩甚至比大松博文执教的日本女排要更出色。
  老一代中国女排贯彻“三从一大”
  新时期郎平对“三从一大”的突破
  那个时代,大松博文留下的“魔鬼训练”,根深蒂固地影响着每一个老女排的队员。在队员时期曾经亲历这一切的郎平,自然深知严格训练对于队伍的好处。
  于是,在2013年再次执教中国女排后,有时候她在训练中也会时不时有着大松的“影子”,对于训练不认真的队员,她也会说上几句,“如果平时训练的时候累了,随便防两下、拦两下,到了比赛的时候反而对自己要求高,一旦一两个没接起来或者被别人打了两个,马上就心虚了,那你训练干什么去了?”
  但与强硬的大松博文不同的是,郎平对于新时期女排的训练有着自己的想法。
  2013年亚锦赛无缘决赛后,郎平在采访中坦言如今女排训练强度不到14年前的30%,基本功严重不足。但她也同样意识到,不能再像以往一样一直只注重训练上强度。
  “例如我们练冲刺跑、练速度,跑了四趟,第二天告诉我好几个拉伤了。平时不跑,身体素质灵活性没有,硬上马上就伤,所以我只能降训练量,降强度,不降的话现在这么比赛,都出伤病比赛谁打?”
  郎平就在这上面吃过亏——“我26岁那年就退役了,主要是因为我的膝伤再也承受不了那样的训练了,一跳膝关节就积水,肿得老高。我们练10年的运动量可能是别人练20年,但我们10年就耗尽了。”
  相比于大松博文在队长河西昌枝阑尾炎手术一周后就让其训练的做法,郎平摒弃了以前“三从一大”训练模式里盲目强调训练时间的地方,而是更讲究科学性。训练之前,她甚至会让医疗团队对每位队员的身体情况进行评估,来判断她们训练多长时间适宜。
  女排队内像徐云丽、魏秋月这样长期有伤的球员,郎平会严格执行她们的训练时间,让她们在有限时间里高质量完成训练,避免对身体的过度消耗。这样的做法,对老将们延长职业生涯,控制和恢复伤病大有益处。
  此外,和大松博文猛抓基本功对球员进行整体训练方式的不同,在排球技术不断发展的今天,郎平更愿意“对症下药”。据悉,郎平在多次国家队集训中,都将技术特点相似的球员分组,分工给不同的助教带队进行专项训练。很多女排队员们都强调过,郎平喜欢“抠细节”——以副攻位置为例,除了进攻和拦网,三号位的调整传球,轮换到后排的半轮防守,都是郎平主抓的重点。
  随着时代的变化,虽然现阶段“三从一大”已经很少被应用,但作为大松博文理念中最重要的精髓,从“三从一大”中传递出的意志坚强、顽强拼搏、吃苦善战精神一直被中国女排继承着,从郎平的老女排一代,到朱婷的新女排一代,成为中国女排的财富,带领女排不断向前。

 

 

分享到:
(更多内容请继续关注 报纸网 www.baozhiw.com)

推荐阅读

 今日新闻

 热门推荐

 点击排行

CopyRight 2012-2018 报纸网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网站公告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会员积分 | 网站留言 | 友情链接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