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版 安徽省 北京市 重庆市 福建省 贵州省 广东省 广西省 甘肃省 河北省 湖南省 河南省 海南省 黑龙江 湖北省 吉林省
江苏省 江西省 辽宁省 内蒙古 宁夏区 青海省 山西省 山东省 四川省 上海市 陕西省 天津市 新疆区 西藏区 云南省 浙江省
 教育 频道

多省份明令禁止“家长批改作业”

报纸网 |发布: 2018-10-22 14:50|点击: 101|来自: 新京报

  近日,部分学校给家长布置作业,甚至让家长批改作业的“作业乱象”引发热议。
  据了解,早在2014年4月,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北京市人民政府教育督导室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义务教育阶段教学行为的意见》,要求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不得给学生家长布置作业,或让学生家长代为评改作业。
  新京报记者盘点发现,除北京外,至少还有6省份已出台关于加强中小学作业管理的措施。多地将家长批改作业列入“明令禁止”行为;学校给家长布置作业也属于限制或禁止范围。
  专家指出,批改作业是教师的基本职责,不能让家长代为完成。不过,也有受访家长、教师表示,学校给家长布置一些“轻量级”任务有助于增强亲子互动、对家长了解孩子学习情况也有助益。
  现象1
  家长适度参与 亲子互动“加分”
  近日,新京报记者走访多所学校发现,一些学校会给家长布置“轻量级”任务,如听写、手工作业等等。受访家长表示,对于亲子互动有助益,乐于完成。
  刘女士孩子在东城一所小学读三年级,她说,需要她参与的主要是语文和英语的听写作业,频率约每周一两次。刘女士认为,学校布置需要家长参与的作业,给家长的任务量很小,而且家长有义务教导自己的孩子。“家长不能把孩子全推给老师,自己对孩子都不上心,还能指望什么呢?”刘女士说,学校没有要求家长检查或者批改孩子作业。

  白女士孩子在西城区一所小学读四年级,白女士说,学校老师有时会布置一些手工作业,比如用易拉罐、旧纸盒来制作手工作品,她会与孩子一起完成。在自己有空余时间时,她也会检查孩子的作业完成情况。白女士说,类似的小作业用一个小时就完成了,孩子也挺喜欢这种形式的作业,“家长和孩子可以有个互动,挺好的。”此外,白女士在空余时间也会检查孩子的作业完成情况。
  五年级王同学告诉记者,需要家长参与的作业一般只需花费他们十分钟左右,比如为他记录跳绳次数、填写调查问卷、在作业和试卷上签字等。王同学说,老师没有要求过家长批改他的作业。他赞成让家长做一些在作业或卷子上签字的事情,“这可以让家长知道学校的教学内容,了解孩子学习情况,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在海淀一所小学读二年级的杨同学说,平时老师会布置听写默写的作业,老师没要求家长批改,但必须签字。杨同学说,她也愿意和爸爸妈妈一起做手工作业。
  现象2
  亲子作业过难 家长只得“包办”
  也有家长指出,一些“任务”明显加重了家长负担,有“考家长不是考孩子之嫌”。
  西城区某小学四年级学生家长黄女士告诉记者,对于听写类作业,一般老师会要求家长先给孩子批一下,第二天老师还会再判一遍。每学期老师还会让家长和孩子一起做一两次手抄报,黄女士一般会在周末花三到四小时做这项作业,“比较麻烦,要自己设计,还要涂色”。
  杨女士的外孙正在东城区一所小学读一年级,杨女士不建议老师给家长布置作业,也不支持让家长和孩子一起完成作业。她说,这些作业加重了家长负担,而且很多情况下家长过于包办,完全取代孩子来完成作业,导致孩子失去独立思考和动手的机会,最后成了“考家长而不是考孩子”。
  杨女士给记者展示一张孩子手工作业成果的照片,照片中是一双白色帆布鞋,鞋子上画着漂亮的彩色长龙。杨女士说,这是学校给孩子布置的亲子手工作业,要求家长和孩子一起完成。她说,孩子妈妈邀请闺蜜,两个人花了四小时完成了作品,“孩子就在一旁看着”,这个作品最后还获了奖。“亲子作业其实也‘亲子’不到哪儿去,而且还要买一双鞋,画完了洗不了也穿不了。”杨女士说。
  随后,杨女士又给记者看了河北邯郸一位家长的朋友圈照片,这名家长在朋友圈中晒出老师布置给她和孩子的一份选择题试卷,其中一题为“党章规定可以申请入党的年龄为满()岁”。
  ■ 声音
  “家长作业”应避免造成负担
  在朝阳区任教的一位小学老师认为,对于学校布置的“家长作业”,评判标准不应绝对化,也不该一刀切。对孩子的教育,家庭、学校和社会三方都负有责任,“这是一个系统的工程”。家长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也有必要帮助孩子学习,适量、有质量的“家长作业”有利于孩子的学习,也能帮助家长了解孩子的学习情况。
  这位老师说,一些学校学生人数多,有的班级有四五十名学生,他们的学习能力、天赋不同,老师很难顾及每个学生的学习进度。在这种情况下,对于学习能力稍弱的学生,家长应该给予孩子学习上的帮助,适当的“家长作业”能在这方面起作用。不过,“家长作业”不能演变为完全由家长包办的作业,任务量也不能过多,应注重提升质量,避免给家长造成较大负担。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教师不应布置过多作业,要让孩子、家长和教师自身从作业中解放出来。要提高学生的成绩,不应追求作业的数量,而应注重作业的质量。
  熊丙奇认为,教师布置的作业必须由教师批改,这是教师的基本职责,不能让家长批改。对于出现老师让家长批改作业的现象,熊丙奇认为,这说明教师自身也深受作业之困,解困的办法是让作业量回归“适量”。
  ■ 盘点
  多地出台措施治“作业乱象”
  记者检索发现,目前国内多个省份已出台方案,要求加强对中小学作业的管理,并对中小学布置家长作业或让家长批改作业等行为作出明确规定。
  今年9月30日,陕西省发布《关于加强义务教育学校作业管理的通知》。通知要求,教师不得要求家长批改教师布置的作业或纠正孩子的作业错误,不得布置要求家长完成或需要家长代劳的作业,杜绝过度要求家长参与学生作业的完成与批改。
  今年4月,山东省教育厅发布《山东省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专项行动实施方案》,要求小学一、二年级不布置书面课后作业,小学三年级及以上的课后作业,需按照《山东省中小学教学基本规范》严格控制。此外,学生作业批改必须由教师完成,不得让家长批改作业。
  此外,辽宁、宁夏、江苏、浙江等多个省份也已经出台相关方案,明确禁止或限制中小学给家长布置作业,或让家长批改作业。

 

 

分享到:
(更多内容请继续关注 报纸网 www.baozhiw.com)

推荐阅读

 今日新闻

 热门推荐

 点击排行

CopyRight 2012-2018 报纸网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网站公告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会员积分 | 网站留言 | 友情链接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