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版 安徽省 北京市 重庆市 福建省 贵州省 广东省 广西省 甘肃省 河北省 湖南省 河南省 海南省 黑龙江 湖北省 吉林省
江苏省 江西省 辽宁省 内蒙古 宁夏区 青海省 山西省 山东省 四川省 上海市 陕西省 天津市 新疆区 西藏区 云南省 浙江省
 娱乐 频道

综艺限薪令:单期单人不超80万 一季片酬不超千万

报纸网 |发布: 2018-9-27 15:16|点击: 133|来自: 北京日报

  2018年讨论度较高的综艺节目《幻乐之城》,最大看点还是歌坛天后王菲的出现。
  继网站平台与制片方发起的演员“限薪潮”之后,对艺人天价片酬进行限制的做法如今已经推广到了综艺领域。近日,新浪娱乐报道,“从知情人士处获悉接下来将严控综艺节目艺人的片酬,每期节目艺人总片酬不能超过80万元,常驻嘉宾一季节目下来的片酬不能超过1000万元。”
  根据记者调查,此次综艺限薪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而是确有其事并已执行多时。此前演员天价片酬被限,还有声音调侃“不演戏可以去赚钱快的综艺”,如今看来,天价片酬最后的避风港——综艺节目也将失去。

  限薪标准远低于市场价格
  来自新浪娱乐的报道只是将综艺限薪令从幕后推到了台前,据相关人士透露,对综艺节目艺人片酬的限制,其实早在两个月前就已通过官方红头文件的方式下发,各家电视台和制作单位应该都收到了,“目前在播的节目其实多多少少都属于管控范围。”
  按照“限薪令”的标准,单期节目单人片酬不超过80万元,常驻嘉宾一季节目总片酬不超过1000万元,这一红线的确定相对于此前的片酬市场价来说,确实有着明显差距。根据业内公认的标准,一般综艺节目根据量级大小可分为“S级”“A级”“二线”和一般节目等类型,其中“S级”对应的艺人片酬单集可达500万元,以一季节目10期到13期来计算,艺人作为常驻嘉宾的总节目片酬至少在5000万元以上;而“A级”节目大概总片酬在2000万元上下,“二线”节目为数百万元,一般节目为数十万元。
  这个片酬标准还只是一般情况,如果遇到艺人相对热门,或者是综艺首秀,相关片酬还会水涨船高。以此前公布过的几档热门综艺节目为例,范冰冰在《极速前进2》中的报价为6000万元一季,徐峥参加《食在囧途》的单期片酬为600万元,算下来一季节目的总片酬达到7500万元。“台湾歌手张惠妹也很抢手,片酬高达7000万元,在报价单中备注为‘四季度三个音乐综艺在抢人’。此外黄渤拍摄《极限挑战》的片酬是4800万元/季,黄磊则为3000万元/季,还有艺人参加综艺是按天或者按期计算的,如刘烨参加《爸爸去哪儿》是450万元/天,林青霞参加《偶像来了》则是240万元/期。”
  综艺节目未来可能减产
  艺人的影视剧片酬其实和综艺片酬常常有联动效果。微博认证为“资深综艺节目制作人”的博主曾在去年曝光过新兴艺人黄子韬和张艺兴的片酬,并指出黄子韬在参加完湖南卫视综艺节目《真正男子汉2》后,电视剧片酬从原来的两三千万元直接飙升至7000万元;而张艺兴在参加了综艺节目《极限挑战》后,电视剧的片酬也达到了8000万元。
  此前,针对影视剧演员片酬,三大视频网站和六家电视剧公司联合发布声明,共同抵制艺人“天价”片酬,并限定“单个演员的单集片酬(含税)不能超过100万元,总片酬(含税)不能超过5000万元。”声明发布后影视剧市场冷却,但也出现了艺人虚报低价实则不接新项目的情况。同时,也有声音指出,演员不拍戏照样可以接综艺赚快钱,甚至“轻轻松松上综艺玩游戏的收入,也能抵上辛辛苦苦在剧组演三个月戏”。
  因此,这次综艺限薪令的下发,不难看出是希望对国内艺人高片酬的现状进行彻底整治。有消息人士指出,由“阴阳合同”引起的查税风波其实早就从影视剧波及到综艺节目,业内收到消息,相关税务部门也会介入,“只是具体时间和方式还不确定。”行业观察者、“冷眼看电视”创始人杨智帆表示,不少影视剧剧组因为无法确定演员定价、新的纳税方式怎么走账,目前都不敢开机,明年电视剧产量可能有所下降,“综艺方面未来可能也会有同样的效果。”
  “限薪令”或成形式主义
  对那些习惯了高片酬的艺人们来说,影视剧和综艺的全面限薪显然算不上什么好消息。但是限薪令能否落实,业内也是普遍存疑。杨智帆就指出,一定时期内形成的市场价格居高不下,仅仅依靠行政指令其实很难调节,尤其是落实到执行层面,到底是演员自降片酬,还是制片方不再出高价,双方往往处于拉锯战中。
  根据《2017年腾讯娱乐白皮书?综艺篇》统计,2017年省级卫视周末晚间档季播综艺共105档,数量与去年基本持平,但在2017年度卫视季播综艺收视率TOP10中,包括《奔跑吧》《王牌对王牌2》《跨界歌王2》《向往的生活》《歌手》等在内的大半节目,几乎都需要大量明星参与。杨智帆表示,这两年综艺市场爆发,艺人成了稀缺资源,片酬上去了就降不下来。面对新的综艺限薪令,不排除有制片方会选择账面片酬符合标准,但以其他形式补足艺人的方式。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如果不从根儿上解决,片酬下降基本没戏。”影视评论人“纳兰惊梦”指出,制作单位本来就是攻守同盟,“一方面希望演员降低片酬以减少预算,另一方面又需要明星加入来保证未来的收视率和卖剧收入,但在整体市场价格居高不下时,指望艺人自降片酬并不现实。”在他看来,不管是影视剧还是综艺节目,只要目前的内容生产依然是围绕明星来展开,“限薪令”就还是形式主义。

 

 

分享到:
(更多内容请继续关注 报纸网 www.baozhiw.com)

推荐阅读

 今日新闻

 热门推荐

 点击排行

CopyRight 2012-2018 报纸网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网站公告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会员积分 | 网站留言 | 友情链接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